西安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
 
学院动态
最新更新
新书推荐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动态 > 新书推荐 > 正文

当阅读成为个人行为——读《阅读的历史》

 时间:2010/11/25    人气: 

建星

费希尔的《阅读的历史》有着广瀚的叙事与详尽的数据,从结绳记事到电子阅读娓娓道来,用一种纯史学的方式,破除对作品阅读普遍化、简单化的认识——作品只需与视觉产生联系。本文想捕抓其中一条暗线——个人化阅读(此时整合式阅读与思想创作已不可分割,175页)。当人们习惯性把柏拉图与《理想国》、亚里士多德与《政治学》当成作品与作者进行勾连时,语音模式实际已经支配着思维,潜意识地认为作者是从来是普遍的。

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是口头传统到书写传统转折时期(47页),这里并非指智者都以及可以书面文字进行写作,而是他们能够用口头叙说的方式进行创作,成为思想、知识的表达者。如书中所提及,作为学生的柏拉图跟色诺芬就是用此方式来保存其师苏格拉底的口头教谕,记叙苏格拉底的生平事迹,表达自己的思想。同时,以希波克拉底为代表的内科医生也在用同样的方式传播新的知识。到了公元4世纪末,口头传播的社会知识转变为书面传播,写作使知识合法化、有效化。阅读成为了传递、阐释和创作信息的主要途径。由此,客体已经不再是问题,知识从此可以凭借平面媒体而存在、表达、传播。

知识个人化必定带来彼特拉克的“整体阅读”,“拒绝对客观事实被动化,而是积极主动对之加以阐释:……把阅读从中世纪巨大完整的基座上解放出来,……可以将书面作品切割,分块,以众多的方式加以利用”(175页)。默读摆脱共同体一致性知识的控制,个人的生活与知识经验成为个人与知识交流的主导因素。整合式阅读使被动的读者转化为能动的作者,知识不再是如石板一样坚硬,完整,而是柔软的,交叉。也就是说,彼特拉克式的阅读要求个人在阅读时把作品看成一种可以分割的,拆散后再结合,或者凭借个人生活、知识经验理解、注释、简化的客体。这本身就是一种个人化的知识生产。尽管知识的原料存在于公共领域,作者此时也只是向读者展示一条条道路的向导。知识独立于文本,独立于公共体,成为读者个人化的产品。

此时距离古登堡使用金属活字印刷术尚有1个多世纪,距离《安娜女王法令》确定版权制度尚有漫长的5个世纪。但个人化的阅读使作者的清晰形象得以逐步呈现,作为客体的书籍广为传播已不成为问题。默读使思想独立于作者,独立于共同体的集体创作,摆脱了上帝知识的抽象,与教会的思想控制。作者不再是“以上帝知识写手自诩的教士,而是有思想的普通人。人——作者终于为未来出现版权确立了主体。

《阅读的历史》详尽与流畅使阅读书本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人面对书本中知识确立了主体性后,阅读又何尝不是一种创作呢,本书的后半部何尝又不可命名为《创作的历史》呢?

 


版权所有(@)西安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 后台管理